欠薪事件为何又见“包工头”?

2022-01-10 20:22
二维码
12

实名登记用人管理方法、农民工薪水专用型帐户等规章制度已全面实施,但“包工制”在一些行业仍变向秘密存有——

  拖欠工资事情为什么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包工头”?

  甘肃省兰州市前不久产生的一起农民工讨薪事情,引起舆情关心。

  由中国建筑业第八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的兰州市市口腔医院外地新建项目部,捆紧克锋等6位农民工举报,追讨近20万余元的拖欠工资。

  《工人日报》小编认识到,这一事情的原因与“包工头”相关。该新项目部下一部分木匠工程外包给四川圣和锦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而四川圣和锦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又与“包工头”张兵兵签署劳务协议,张兵兵随后叫来包克锋等6位农民工做“点工”。从2021年6月起,6位农民工相继被欠薪,多次向张兵兵追讨,而张兵兵让农民工去找劳务派遣公司和工程项目追讨。2021年底,张兵兵忽然诡异“下落不明”……

  过后,相关部门查清,“包工头”张兵兵和劳务派遣公司——四川圣和锦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中间工程项目账务沒有结算,也未立即核查工程量清单,更沒有向总承包方——中国建筑业第八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工程项目提交工资收入证明,造成托欠农民工薪水。

  现阶段,该工程项目已与劳务派遣公司完成了工程项目计算,包克锋等6位农民工在工资条上签名,托欠的薪资也相继汇到农民工个人帐户。

  这事的诡异之处取决于,《确保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发布已经有几年時间,农民工薪水担保金、实名登记用人管理方法和农民工薪水专用型帐户等规章制度已全面实施,为什么还会继续发生“包工头”托欠农民工薪水状况?

  屡次“犯案”

  据小编掌握,兰州市前不久产生的这起农民工讨薪事情并不是案例,最近在别的地区也发生了相近事情。尽管这种托欠最后都得到妥善处理,但仍有众多问题需要思索。

  为标准农民工工资支付个人行为,确保农民工准时全额得到薪水,国务院办公厅于2019年12月30日发布《确保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规章自2020年5月1日起实施。

  该法规将很多年来相关标准工程建筑行业用人及工资支付的保障机制进行健全后,以法律方式明确出来。针对建设工程行业拖欠工资问题做出特殊规定,根据推行农民工薪水专用型帐号管理、实名登记管理方法、工程总承包公司代发工资、薪水担保金等规章制度,全传动链条整治拖欠工资问题。

  该规章被觉得是整治农民工拖欠工资的“法律法规神器”。可是从实施状况看来,确保农民工工资支付仍有系统漏洞,“包工制”这类落伍的用人方式仍在屡次“犯案”。

  以兰州市产生的这起讨薪事情为例子,相关人员剖析强调,表层上看,中国建筑业第八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的工程项目是工程施工承包单位,四川圣和锦工程建设公司是劳务分包方,劳务分包方把一部分木匠工作每日任务工程分包给“包工头”张兵兵,沒有系统漏洞。但假如本月的工程施工质量、账务结算产生矛盾,承包单位与劳务分包方便会造成帐务托欠,而最后拿不上薪水、遭到损害的或是农民工。

  “包工制”变向秘密存有

  早在2005年,原住建部就明确提出3年之内逐渐撤消工程建筑方面的“包工头”,农民工要由具备主体资格的劳务派遣公司或别的用人公司立即接纳,从源头上整治处理托欠农民工薪水问题。

  2019年,住房和城乡住建部、人力资源局社保部协同发布《建筑工人实名登记管理条例(实施)》。而在《确保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发布后,住房和城乡住建部规定,自2020年1月1日起,未在全国各地建筑工人管理服务服务平台上备案,且未通过基本上职业技术培训的工程建筑流动人口不可进到施工工地,建筑施工企业不可聘请其从业与工程建筑工作有关的主题活动。

  这种对策代表着,以往那类随便用人、管理状况混轮的传统式“包工头”撤出“演出舞台”。

  但小编在访谈中发觉,“包工头”和“包工制”现阶段依然以变向和秘密的方法,在建筑施工普遍现象。

  以兰州市产生的这起讨薪事情为例子,包克锋等6位农民工追随张兵兵在新项目施工工地做“点工”。说白了“点工”,就要干一天、算一天,包克锋等6位农民工每天每人的收益是350元;“包工”的张兵兵也一同工作,但依照工程施工总面积另有一笔每平米40元的说白了“操心费”。分包工程的四川圣和锦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和包克锋等6位农民工也都认同张兵兵的“包工头”真实身份,只不过以“工班长”的名头在新项目施工工地发生。

  与传统的的“包工头”领了人工费再发至农民工手上不一样,如今的薪水全是由修建方立即发至农民工的储蓄卡里,“包工”的张兵兵要承担催促工程施工质量、进展,并与工程分包方、发包单位计算。

  细微的关联

  在很多人的感觉中,农民工、建筑工人都归属于建筑工程公司,但现阶段的情形是,建筑工程公司和农民工、建筑工人中间普遍存在着微弱的关联。

  在为名上,很多建筑工程公司和农民工不签劳动合同,沒有真正的劳务关系,避开了法律依据。建筑工程公司和劳务派遣公司签有工程施工合同,由劳务派遣公司征募农民工、建筑工人进行工程施工每日任务。照理说,劳务派遣公司和农民工、建筑工人应当有明晰的劳务关系,但事实上,很多劳务派遣公司和农民工、建筑工人也不签劳动合同,有时只签署一份“劳务协议”,乃至任何东西都不签,仅有“口头协议”,根据“包工头”征募农民工、建筑工人,这种农民工、建筑工人以“点工”的方式辛勤努力。

  从而就发生一种状况——建筑工程公司沒有农民工、建筑工人,可是农民工、建筑工人又为建筑工程公司干活儿服务项目。与此同时,农民工、建筑工人与劳务派遣公司中间,除开为实名登记而填好的报表以外,都没有劳务关系。这般,在工程施工质量、账务结算产生矛盾时,非常容易导致托欠农民工薪水。

  相关人员强调,每到年尾岁末,全国各地都是会进行农民工薪水专项整治,在整治拖欠工程款和确保农民工薪水层面获得极大考试成绩,但问题仍未彻底避免。有看法觉得,现代企业企业,不但要有健全的法定代表人规章制度、出资人有限规章制度、科学合理的领导干部机制与机构管理方案,还需要有健全的人力资源规章制度,创建确立清楚的劳务关系。

免责声明:以上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整理,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